Posted on

电子游戏送58元彩金-美联储降息救市避险资本加快涌入人民币资产

随着北京时间3月3日23时美联储紧急降息50个基点未能阻止美股下跌颓势,人民币资产迅速受到避险资本青睐。

多位香港银行债券交易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3月4日早盘众多海外投资机构争相通过债券通渠道买入人民币国债避险,规模预计超过2.5亿美元

受海外机构加仓人民币债券影响,截至3月4日18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9319附近,较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上涨约500个基点,盘中一度创下今年1月24日以来最高值6.9292,一举收复1月下旬新冠肺炎疫情发展以来的全部失地。

“尽管美联储紧急降息令美元指数跌至97附近,给人民币汇率持续反弹创造动能,但目前驱动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的主要力量,还是人民币债券的避险属性正凸显。”BluebayAssetManagement新兴市场策略师TimothyAsh向记者分析说。在众多海外机构看来,当前人民币债券具备三大避险特性,一是人民币债券与全球债券的波动相关性相对较低,形成走势相对独立的资产类别,二是在黄金价格波动剧烈,美债收益率持续创新低的环境下,优质避险资产正趋于稀缺,倒逼大量海外投资机构争相追捧兼具高信用评级与高收益性的人民币债券,三是中国采取的防疫措施正取得良好效果,加快了经济复苏步伐,令人民币债券配置的安全性更高。

值得注意的是,海外机构加仓人民币债券避险在2月份已然升温。

中央结算公司最新数据显示,为境外机构托管的人民币债券面额达到19516.02亿元,环比增加657.17亿元,环比增长3.48%,这意味着海外机构连续15个月增持人民币债券。

TimothyAsh认为,若3月份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导致全球经济衰退压力骤增,当月海外机构增持人民币债券规模有望再度突破千亿大关。

一家美国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3月4日他们已将人民币债券在全球债券投资组合的比重,从4%提高至6%,若全球经济衰退风险骤增令10年期美债收益率持续走低接近“零”附近,他们的人民币债券投资占比还将再增加3个百分点。

海外资本追捧人民币资产

在多位香港银行债券交易员看来,3月3日美联储紧急降息50个基点未能阻止美股下跌颓势,无形间激发了整个金融市场避险情绪。

“不少指望美联储快速降息以提振美股的投资机构纷纷抛售美股止损,转而买入人民币债券避险。”一家香港银行债券交易员向记者透露。3月4日早盘他经手的海外机构借道债券通加仓人民币债券金额超过2000万美元,目前加仓人民币债券的,主要是宏观经济型、量化投资型、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

在这些海外机构积极买入人民币债券的推动下,3月4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涨破6.93整数关口,全部收复1月下旬新冠肺炎疫情发展以来的失地。

记者多方了解到,除了对冲基金避险买盘推高人民币汇率,全球利差交易资本也在迅速加仓人民币买涨头寸。究其原因,受美联储紧急降息50个基点影响,同期限的美国国债与德国国债利差一下子缩小到2016年二季度以来的最小值160个基点,导致大量利差交易资本不得不抛售“买涨美元美债、沽空欧元德债”的无风险利差套利交易组合,寻找新的利差交易方向。

3月4日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国债收益率之差)因美联储大幅降息而一度扩大至年内高点182个基点,吸引这些利差交易资本转而买涨人民币与中国国债同时沽空美元美债,寻求更高的利差收益。

“初步估算,3月4日全球利差交易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与汇率多头头寸的金额,超过1.5亿美元。”一位香港外汇经纪商向记者透露。除此之外,全球大型资管机构基于分散资产配置考量而加仓人民币债券,也是当天人民币汇率大涨逾500个基点的另一个幕后推手。

WrightsonICAP首席经济学家LouCrandall向记者坦言,多数全球大型资管机构不认为美联储紧急降息50个基点,能有效遏制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所造成的经济停滞风险,因此他们需要将资产尽可能分散配置到波动相关性较弱的不同资产,避免金融市场剧烈波动连锁反应导致净值更大幅度下跌。而人民币债券与全球债券的走势相关性不强,无疑是不错的资产分散配置品种。

一家发行挂钩人民币债券ETF产品的香港私募基金负责人告诉记者,3月4日他们收到多家海外大型资管机构的追加投资申请。

在他看来,这些大型资管机构在决定追加投资前,会通过离岸远期外汇市场买入看涨人民币的远期期权对冲汇率波动风险,由此推动人民币汇率涨幅扩大。

交易策略差异化

值得注意的是,在积极加仓人民币债券避险同时,海外投资机构的交易策略呈现差异化趋势。

上述美国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多数海外大型资管机构依然青睐高流动性、高信用评级且收益率相对较高的中长期国债与政策性银行债券,以此替代收益率持续走低的美债欧债投资组合,但不少事件驱动型与量化投资型对冲基金加仓2年期以内的短期人民币国债,押注中国央行很快跟随美联储大幅降低存款基准利率以博取短期债券上涨回报。

“毕竟,在疫情全球化扩散的环境下,马来西亚等新兴市场国家央行已扣动降息扳机,因此这些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有底气认为中国央行也会如法炮制——跟随美联储降息50个基点。”他指出。

在他看来,尽管交易策略趋于差异化,海外机构加仓人民币债券的共识却依然稳固——尽管3月4日美国股指期货盘前上涨约2%,多数华尔街投资机构依然担忧疫情扩散所造成的全球经济停滞风险加大,因而倾向弃股投债。甚至不少投资机构认为随着美联储还会继续降息,被视为无风险收益基准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将很快跌至零附近,迫使他们不得不将大量资金转向收益率为正、信用评级较高的新兴市场国家债券,而人民币国债将是配置重点。

“这背后,是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注意到中国防疫措施正取得良好效果,令经济复苏基本面好于其他国家,因而放心大幅加仓人民币债券。”LouCrandall强调说。何况近日人民币汇率企稳反弹令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持续下降,海外投资机构额外收获约20个基点的收益,整个人民币债券投资实际年化回报接近3%,达到他们预期的回报诉求,因此他们更愿将人民币债券视为当前最核心的避险资产之一。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